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政治圈里抛离现实的心态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 下午四时二分


文:黄子豪

马来西亚是羽毛球王国,今时过去生产了不少羽毛球好手。但是近年来除了拿督李宗伟,其他的羽毛球好手一般上都走不出国门,反而热衷参与国内的公开赛,把原本是锻炼新兵,提拔新秀的比赛当成自己的运动秀。这种现象在“一个马来西亚能”的国度里特别盛行。

这种龟缩心态,其实恰恰就是抛离现实,不敢面对竞争的胆怯心态。回顾国际机构发布的马来西亚竞争力,从04年的15,06年的19,08年的21,到今年的24,可谓江河日下。这个和各方拒绝竞争、自欺欺人的心态有关,政治圈里更不乏这种例子的典型。

中央政府拒绝公布国际山庄土崩报告,更威胁将起诉透露土崩主因的雪州大臣卡立。这种做法是赤裸裸的躲在官方机密法令的保护壳里并逃避民众的批判。想来欺众瞒下就是纳吉领导的行政中枢设定的KPI,并让普罗大众看清楚,这就是其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里的绩效制价值观。民主的政府的权利根源有二,一为宪法,二为人民的选票。宪法明文阐明民众有知情权,而这种权利绝对不是当权者靠修订恶法就可以阻止真相大白。人民的选票赋予您治国的法理基础,并不是让官老爷们贪污滥权并逃避责任。

至于选举委员会也是有样学样。宪法赋予选委会的权限是计划、执行和监督一切和选举有关的事务。其他和选举无关的,对不起,没你的事儿。但是选委会总是嫌自个儿的工作太少,以致决定议席悬空这原本属于立法机关的事务也自愿揽上身。这样一来,在公务员体系里,要算选委会最负责任,工作效率最高了,负担最重了。事实上当议长宣布议席悬空的时候,选举委员会唯一的任务就是举行补选,至于悬空的理由是否符合个别联邦或州宪法,并不是由行政官僚组成的选委会所能诠释,而必须由精研法律的法官去判断。哥打士不爹州议席是否重选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定案,选委会偏离本身的角色并拒绝根据议长的决定执行任务是最大的原因。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提龟缩心态的经典 – 马华1128汇报会。1127晚宴廖派大开108席,号称超过1000名中央代表出席。但本人人在现场,看到很多一家大小来捧场的情景,更有不少如本人这种非党员,纯粹过去看看热闹,骗吃骗喝的民众。所谓的1000名代表,可真不懂是否把本人也算了进去。隔天1128汇报会,中央代表点名的方式相当特别。每个登记处有很多本签到簿,签到簿还没有到一半,甚至用了几页工作人员就会替您更换一份新的签到簿。点算签到簿的总人数也显得相当神秘,甚至必须把非核心工作人员请离房间,真的是耐人寻味啊。

抛离现实和龟缩心态让人不知不觉中和现实越走越远,减低竞争力。如果不及时纠正,那么只会继续沉沦下去。国家因此退步,人民的生活将越来越艰苦。中国满清时代,就是因为锁国政策并拒绝竞争而没落,前车之鉴啊!

2 comments:

k3nt730 said...

习惯就好。。
这样可以得到一时的快乐^^

Tay said...

is like a lot interpreneur now focus more on packaging that visible to others.... maybe that is a tr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