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直选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直选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马 华党争闹到这个地步,实在让人看走了眼。原本双十特大过后必须双双隐退的翁诗杰和蔡细历,在团结方案之下获得浴火重生的机会。这一个方案把廖派逼入了墙 角,身边的中委更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翁蔡剩下的功夫,就是关起门来打狗。偏偏翁诗杰在这个时候,举起铡刀,欲把羔羊一网打尽,偏偏他们就成了漏网之鱼, 遗栏之畜,结果把大好的局面断送了。

现在的局面可是挺微妙的。翁蔡接下来是否还是会结盟是一个未知数,至于廖则声势大涨,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现在两方面的最后胜负都悬于两个技术层面 选举日期和选举方式。选举日期一旦延迟,当权派大可以招、抚、揽、贿,增加自己的筹码,对廖派来说,一旦气势如虹的声势下跌了,本身的组织成员也可能蝉过别枝。

至于选举制就有更大的争议性。廖派一路以来对民主和诚信的坚持,理应对可能进行的改选落实直选制而感到欣慰才是,但是事实恰恰相反。这倒很令人玩味了。马华公会沿用的中央代表制,是以党员比例加上地方区域划分选出代表,进而赋予他们投票权。原本这种方法 是简化选举程序,而且可以显现出代表性的方法之一。但是如果和直选制的民主质量比一比,就明显的差得多了。

间 接性的选举,一旦代表对比党员的比率小,那么就演变成为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是苏联布尔什维克派提出并实行的一种国家机构实行的制度,意思是国家机构不 采纳权力互相制约原则。由书记主持工作,各委员集体研究制定部署、决定、规定和要求,并把它贯彻落实到部门系统的工作中。简单来说就是苏联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模式 - 由上至下的权威体制模式。书记就是总会长,中央代表就是委员。最高领导和委员之间有着数不尽的利益,决定权只落在精英阶层,所做的决定均只顾虑一小部分的高阶领导层,而忽略了广大的基层党员。

在 间接性的选举下政党更像一个有限公司。一般上社团和公司的分别,就是在领导机制上。社团的领导层是会员推选的,所以他们充其量也是执行会员(大会)赋予的 权利,并且必须受会员的监督,而每个会员的权利都是一样的。公司就不一样了,领导层是你的老板,你只不过是收钱办事,决不能也不可能以广大群众的意志,影 响领导层的决定,公司的决策权,全权由董事局决定(中央委员会),小股东(中央代表)一年就出席一次股东大会就可以了。员工(党员)呢?对不起,这里没有 你的事情,我们的政策你服从就行了。

所以如果要落实所谓的民主,还原所谓的诚信,那么请落实直选制。马华绝不能因为麻烦、耗时这两个理由而拒绝直选。

为了推动的党内民主,难道不可以等多几个月吗?

为了还党诚信,难道就不能忍一时,以便可以让更广泛的民意发挥作用吗?

2 comments:

thunderkajang said...

Dear comrades, the 1128 EGM is very significant in order to restore the party's integrity and credibility by having the endorsement from central delegates to decide a fresh election. Now, most of the central delegates and grass-root members are satisfy with the mutual agreement achieved between leaders to have a fresh election very soon, as mentioned by Dato Seri Dr Chua SL in his blog recently. We feel comfortable to those leaders who have decided to solve party crisis in a best manner despite of the own interest including Dato Seri Liow TL and Dato Seri Dr Chua SL. The decision to call off 1128 EGM is a basic respect to the mutual agreement achieved and has no reluctant to the party's democracy spirit. Let us see what will be mentioned in the 1128 Briefing Session. The most vital part is the best solution to settle party conflict has been tabled and accepted by the leaders, and MCA is back on the right track again. It is the sincere hope from members who love the party.

这世上数我最牛 said...

马华会长不走翁,双十特大显神功,
说输一票就走人,结果数学不灵通。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不放松,
不要做戏不挽留,勉励中莱竟全功。

孝心中委懵懂懂,写好辞呈置怀中,
勉励老总莫冲动,以党为重万保重。

双十特大敲丧钟,老翁耳根翁嗡嗡,
索性休假出国去,泰国请教叭隆彭。

多日电话不会通,四日归来却揭盅,
反咬死忠硬逼宫,背后插刀岂能用!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空空空,
硬要留下不敢说,居心叵测没人懂。

中委开会填署理,诸多藉口话又多,
双十特大议决案,只有第一行不通。

可怜元老梁邓忠,解说党章在手中,
老翁原意要悬空,只好砍你来破功!

老翁继续出噢步,拥抱咸菜露贱种,
扬言团结是初衷,何况首相来SOKONG!

社团注册有TOLONG,传来署理回锅中,
只要细历肯心动,明日你我定回笼!

手起刀落砍四忠,呜呼哀哉不心痛,
发动特大罪该死,谁教你们不愚忠!

美芬家祥话最多,不给颜色不姓翁,
会长理事会重组,再砍两个不言多!

衮衮诚信约诸公,发动基层来送终,
夭夭二八很成功,民主重选八面通。

不意老翁搞不懂,再把代表当饭桶,
叫来赛芝点人头,录影登记五百多。

副揆会首肠胃疼,跑去医院当寓公,
晚上开溜去怡宝,狠批华团干巫统。

五天不便绕子宫,七大华团炮火轰,
干脆失联玩失踪,缺席中委不做工。

马华史上第一宗,无颜无脸会江东,
权谋弄术是梦港,时日无多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