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展望2010年

2010年,马华党选很大可能性会无疾而终。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蔡细历对手中所掌握的党务大权感到满意的话,那么其阵营绝对不会有人辞职,那么就算天王老子出面,党选也唯有在三年任期结束后才会出现。廖派要求的重选根本遥不可及。要重选,唯有策反蔡细历,开出一个更高更好的价码打动蔡细历,那才可行。这样一来唯一的条件就是让蔡细历做总会长。看似简单,复杂的其实就是廖派背后的势力,是否接受这种安排。如果说黄家泉在1128是以准总会长的身份回归,这样以上的假设就不成立了。连带重选也变成近乎不可能。

廖派最大的危机,就是进不得,退不能。总会长战役廖中莱打翁诗杰未必会赢,打蔡细历赢面不高。而如果让位于人,自己退而居其次攻署理总会长,除了打不赢蔡细历,面对善于左右逢迎的江作汉和黄燕燕也没有任何优势。再退一步,打回副总会长,那么他就是傻瓜一名,只会为人作嫁衣。所以说啊,我们的卫生部长的处境真的不妙啊。

民联和国阵在新一年里的斗争将会白热化。很多关键的司法案件将在联邦法院来个了结。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赵明福和霹雳双胞大臣案。赵明福案件的开庭,可以预见将会引起更多的震撼。相信反贪污委员会将难辞其咎。无论判决如何,相信民众都心里一早有谱了。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还没有确实的结论,不过反贪会吃定这个炸弹了。很多时候执法当局的办案手法,除了罔顾法律条文,也严重忽略社会观点。赵明福在人民心目中已经是反贪会害死的了。无论你怎么漂也漂不白,证据确凿也好也会让人以为造假。审判的结果会再一次冲击我国司法诚信,我看着是各方始料不及的。

霹雳双胞案即将有一个句号。州政权属民联还是国阵看来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下一届大选这个判决如何影响双方的胜算。纵观过往首相解散国会的记录,新首相上任通常不过年半就会解散国会,重新选举。下一届选举,双方目标很简单。国阵要重夺三分之二大多数议席,并反攻沦陷的州属。民联就是保住现有的,外加进攻森州、彭亨。双方各有软肋。国阵依然受各种丑闻缠身,宣传战方面凭空给了对手很多弹药。民联则相继在各执政州属传出很多执政不利的消息,外加跳槽声不断而军心动摇,再也没有308同仇敌忾,气势如虹的霸气了。

未来这场战役,谁执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差不多两分天下的格局会否变质。两线制是保障人民利益最有效的方法。作为选民的我们绝对有必要明白,所谓会闹的孩子才会有糖果吃。三分之二大多数的政府,只会造成无尽的贪污和腐败。失去有效的制衡后,我们也会失去308逐渐涨高的施政透明度和民主性。要提高执政这的素质,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制造适当的危机感,组成有效的监督机制,并且有另外一个强而有力的执政联盟,可以随时取其而代之。这样政府才会克尽己任,努力服务人民。

2010年的主角不是任何人,而是身为公民的我们。以上的故事都有待我们的参与,才会显得完美。让我们提高我们的社会醒觉,对社会负起我们应有的责任,并充分发挥社会老板的角色,监督我们的政府。

2 comments:

eddieliow said...

Happy New Year.

desk said...

Dear Sdra / Sdri / Friends,

2009 was a year of ups and downs, full of joy and sorrows. No matter how 2009 was, it sure a year that has enriched our experience, a year that has taught us how to pick up ourselves up, a year that has created more possibilities for years to come.

A pessimist will wait for 2009 to past, but an optimist is eager for a new year to come.

Penang Gerakan would like to 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a great and successful 2010.

by Penang Gerakan

亲爱的党同志丶朋友:

2009年有起有落,有欢乐有悲伤。我们都度过了2009年。无论如何,这一年,我们都累积了丰富经验;我们已发挥了自己的力量;我们也更期待在新的一年有更多更美好的可能性。

悲观者只会等待2009年的结束;乐观者已盼望新年的来临。

槟州民政党衷心祝愿大家2010年将更快乐美好。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by 槟州民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