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0

出位的报道害惨了法医和赵明福

公正报报道了泰国法医报告证明赵明福是死于他杀的,而反贪会的反应也真够快,新闻一出街,就立刻报警举报。

公正报的报道,看来是害惨了泰国法医。作为鉴证人员,诚信为第一要素,鉴定功夫反而是其次。姑且不论公正报是否通过正确途径获得报告,或者根本是无中生有以便可以达到政治效果,泰国法医的诚信终究蒙上了阴影。作为鉴证人员,任何的证据和报告都应该呈上与验尸庭,在验尸庭上做出论述。而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作为聘请泰国法医的雇方,更应该遵守法律精神,并严以律己禁止旗下媒体对验尸报告作出任何的不实报告。

如果赵明福的验尸报告证明他是他杀的,无论公正报的消息是凭空捏造,还是是法医转告的,其报道只会让人觉得公正党和泰国法医暗通条款,法医的信誉荡然无存,这样她提呈的验尸报告还有多大的可信度就会受到质疑。

如果赵明福的验尸报告证明他是自杀的,那么公正报就丧失了本身的诚信。作为一个党报,我们不期望中立的报道,但是最起码的诚信和事实报道一定要有。失去了诚信的党报,连当厕纸都不如!
至于对赵明福,公正报这么一个做法,可能造成事件节外生枝,案情不能早日水落石出,还赵明福一个公道。对赵家更是在伤口上撒盐巴。这又何苦呢?、

所以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啊

9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你說得好,林冠英也不應該在審判期間指責明福是被殺害的。我在想,聰明的公正黨和林冠英不可能不知道這樣會造成罪行,而且,還會使案情更加復雜。難道有人不愿意讓案情水落石出?還是要讓他成為無頭公案,而對自己或是自己的陣營有利?我真的很懷疑!

thepplway求真 said...

《《如果赵明福的验尸报告证明他是自杀的,那么公正报就丧失了本身的诚信。》》

老兄“如果”验尸报告证明赵明福自杀?您相信谁更加没有公信力?

纳吉不是要我们学习独立思考吗?举一反三也不会吗?如果赵明福的死是那么简单的自杀为什么许多人躲躲闪闪地,还以为自己是主控官?

为什么第一时间没有封锁现场,为什么你的“如果”那么浮夸?

赵明福要自杀特别选择反贪污委员会吗?是赵明福认为自己的命不值钱了?还是认为自己是大英雄?您敢假设赵明福自杀不是对死去的赵明福不敬吗?试想如果你是赵明福,你认为自己的建假设有根据吗?

如果我们的思维无法与逻辑+正义联合,有什么是我们不敢说的?就为了说明公正报失去公信力?这和报案要求调查公正报的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思维有什么分别?

Tze Howe, 9W2THO said...

那就让法医报告来证明赵明福是他杀的,而不是就单单靠舆论。

那就凭片面的分析就可以证明赵明福就是他杀的?就这样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还赵明福一个公道?我们要的不只是舆论的声援,不只是公众的认同,但是最重要的,我们要法律证明赵明福是他杀,要法律还赵明福一个公道,要所有涉案的人员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们要的不只是假设和如果,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有公信力的报告,这就是泰国法医的报告。维护这个报告的公信力和可信度,应该是各方的共识,因为这是真理胜利的关键!

所以,我们有必要做出一些多余的动作来危害他的诚信,或者给他增添麻烦吗?验尸庭很快重新开审,让我们耐性一些,看看泰国法医的报告如何还原真相,这不是更好吗?

thepplway求真 said...

法医的报告?哪个法医?
不是说还没有准备好吗?现在已经几周了吧?
举一反三,不要认为法律是全能的,舆论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有心里有鬼才害怕舆论压力。

Tze Howe, 9W2THO said...

两位法医,英国和泰国法医的报告!

我相信这两个法医还不至于为了马来西亚政府而隐瞒事实。

比较有看头的是,法医报告公布后如果是不利反贪会的,我倒要看看验尸庭怎么审下去

雪山锺某 said...

求真:你說:“不要认为法律是全能的,舆论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認為靠舆论能還明福真相嗎?不靠法醫報告難道靠街頭示威,靠政治演說嗎?還是只能等到變天之后?

thepplway求真 said...

雪山,请告诉我舆论是什么?是公民意识觉醒还是哗众取宠?

纳吉要你好好学习独立思考为什么你思想那么保守?请问纳吉不曾示威过吗?哈哈

马哈迪也不曾当东谷的反对党吗,哈哈。

独立思考告诉我们那些今天打压舆论,把人民逼上已经失去公信力的机构的政府领袖,他们曾经也是反对机制的一群。

赵明福的命案不能只靠法律这条路,这是关系到生命,我想您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赵明福吧?独立思考一下,如果人民不团结请愿,纳吉会命令开设验尸庭吗?

哪不是舆论的压力是纳吉特别体恤?

雪山锺某 said...

好吧!說那么多大道理也沒有用,希望求真你能夠做出一些成績來。我也就不多說了!

sengtat said...

基本上,我本身认为就凭求真所谓的舆论有点霸道。
适当的舆论的确是好的。
但是,如果说单凭舆论就能还明福一个公道的话。
我们要法律来干嘛?要报告来干嘛?舆论就够了啊。公信力就够了啊。也就是说我只要说出一个理论拥有公信力,那么,那理论就是对的吗?

《举一反三,不要认为法律是全能的,舆论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有心里有鬼才害怕舆论压力。》

对,法律不是全能的,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全能的。舆论是件好事的前提,不应该涉及诚信问题。当然,适当的舆论能唤起追求真相的动力。


基本上,不是再反对‘舆论’ 而是在反对舆论里的‘诚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