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马华中委会如果可以总辞,那将是一个意义深长的政治决定。

马华中委会通过了冻结蔡细历党籍的决定。在所有出席的中委会成员中,三个提早离席,一个投弃权票。这意味了绝大多数中委并不赞成开除蔡细历,但是认同蔡细历有必要为他本身的行为负起政治责任。

马华中委会对这个决定集体负责,很多人都诠释为这是以群体策略要挟中央代表。所谓法不责众,集体负责也可以诠释为集体不负责。总辞只不过是暂时的表面功夫以争取中央代表的支持。而蔡细历的派系也认为如果蔡细历重新恢复党籍,总辞并不必要。

但是在我看来,如果蔡细历恢复党籍,总辞并重新选举绝对是必要的,也是唯一的选择。马华中委会里有翁总的人马,也有蔡派的大将,但也有很多中立的中委,如由头到尾不赞成开除蔡细历党籍,但是相信也是投了赞成冻结党籍的王乃志,还有经历李三春、陈群川、林良实和黄家定四朝的黄木良。如果连他们都赞成冻结蔡细历的党纪,那么我们是在有必要理性看待他们的考量。

一旦蔡细历恢复党籍,作为一个负责人的政治人物,我认为翁诗杰翁诗杰就算不在不信任议案立碑否决,他应该鞠躬下台。真正风高节亮的政治人物,不单必须得到广大党员的支持,也必须为所做的任何决定负责。但是单单翁诗杰走人还是不能解决问题。

蔡细历如果恢复党籍而翁诗杰走人,那么蔡细历就是代总会长,应该也是马华历史上第一个遭到中委会否决的代总会长。可以预见这种组合在余下的任期内将会毫无作为。不能否认马华中委会里面也有很多墙头草会改变本身的立场,典当政治的理念,转而支持并和蔡细历合作,但是肯定会有不少中委维持自身立场,而剩下来的,将会是分裂的马华。

与其要一个分裂的马华,不如让中央代表选出一个可以互相合作的马华团队。中委会的总辞意义就在这里。除了政治问责制,总辞主要是让路于中央委员会的改选,让中央代表选出可以一起合作的战斗队伍。全国大选很大可能会在马华应届任期内举行。如果让一个分裂的马华上阵,对马华来说肯定是灭顶之灾。如果马华现在重选,那么无论是蔡细历或者翁诗杰的替代人选都可以推介本身的团队,而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的选举更应该捆绑在一起,选择一个配套,而不是貌合神离的两个人。

很多人说这是菜单作风,当是以显示看来,署理总会长是总会长缺席时统摄大局的人物。如果两人貌合神离,党务和国家政策不但断层,更会让整个马华领导层和党员无所适从。马华中委选举依然自由开打,一边可以求大同、存小异,并相对制衡。

至于有人说搞另一场选举劳民伤财,那更是无稽之谈。马华有22亿的资产,花上万分之一来换取一个更稳定、更坚固的团队,划算的很!

6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即使老蔡赢了,也绝对不可能用硬的方法使到中委会总辞,这是不民主的。

我个人觉得,所有的中委会成员,包括翁诗杰自己本身在内,辞不辞职应该建立在自己的意愿上,不能勉强。

这也是为什么老蔡信誓旦旦地说了,绝不秋后算账的原因。事实上,他并不能秋后算账。

不过如果不信任动议通过了,翁诗杰自己本身就不能再行使总会长的任何权力,他委任的所有职位也都应该被尽数收回,不过代总会长可以选择要不要续用旧人。

Tze Howe, 9W2THO said...

硬的方法当然不民主,也不可能可以行得通。

但是中委会成员既然不赞同老蔡任总会长,那么他们就应该辞职,把权力交回给基层,让他们重选。

老翁如果在不信任票中过不了关,应该立即在现场宣布辞职。

吴启聪 said...

实际上,只要推翻了开除老蔡的判决,不信任票过不过关,翁诗杰再继续留着也没有意思了,谁叫他之前把话说得那么满。

不过政治人物的口头承诺,听听就算了,别很傻很天真地去相信。你的拳头是绝对不够他的脸皮厚的。

Tze Howe, 9W2THO said...

如果恢复党籍没有回复署理职衔,那么翁诗杰还可以留下来,如果蔡细历重新当上署理,我看你叫他留,他也得挖个洞遁走

Optimus said...

为什么咸菜在10个月前,不直接竞选总会长职?为什么跑去竞选署理总会长?为什么又在当选署理之后,又不断的扯总会长的后腿,要推翻他?一看他的提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么党选的意义在那里?

劳民伤财,就算是你老子有钱,也不是这样来败家的呀!22亿,可以建很多所大学,华小,培养更多懂得礼仪廉耻,更有素质的下一代。

为了一个五级片男主角开特大,已经是华社的耻辱,人们的笑柄了。不用说70万,70块钱我都觉得不值得。

Tze Howe, 9W2THO said...

最后的决定权仍然在中央代表手中。

如果中央代表认为口交总会长比较适合他们,这也是他们的选择。最为当外人的我,并不能做什么。

就让我们放长双眼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