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09

回教党未来怎么走?

从现实角度来看,回教党和巫统合作的可能性其实一点都不高。解读回教党放话,内藏两个重要信息

回教党现在是民联里拥有最少国会议席的成员党。如何提高谈判筹码,是哈迪的首要考量。回教党虽然在308过后拥有三州的首长职位。不过在霹雳州美其名是回教党领头,实际上却是由民主行动党主导。雪兰莪方面回教党也面对公正党在政治资源上的夹制。真正拥有完整实权的只有吉打和吉兰丹。

哈迪个人考量占了回巫会谈的主要篇幅。哈迪的登州派系在回教党主导的两个州都无法发挥影响力和获得额外的政治资源。308过后一众回教党议员飞上枝头变凤凰,只有哈迪依然和登州政权失之交臂而斯人独憔悴。回巫会谈是其突围的一个缺口。且不论会谈是否落实,哈迪可以通过类似的喊话夹持民联,以便其他两党可以做出更大的让步,同时也逼退回教党内部的开明派。而如果会巫合作落实,哈迪作为党主席,当然会分到最大份的蛋糕,很可能是副首相一职。整个事件发展都对哈迪百利而无一害,难怪他会如此卖力落实。

至于说回教党不大可能和巫统合作,以下观点:

如果回教党和巫统组成联合政府,那么联合政府依然由巫统主导,79个国会议席对25个国会议席,实力也太悬殊了。回教党现在可能还可以主导联合政府里的雪州、霹雳州和吉打州政权(吉兰丹派系在聂阿兹等领导下应该会推出回教党,另起炉灶),不过接下来的大选巫统一样会以议席分配、选区划分(140+25应该够三分之二)等手段收缩回教党的影响力范围,以便巫统可以永世主导联合政府。在这一点上面,回教党这个政党根本和巫统不在同一个水平。巫统拥有沙巴的广大版图,可以通过划分大量的沙巴选区增加实力而回教党鞭长莫及。回教党联合巫统后,其原本的道德光环将会大大褪色,城市选民更会因此而唾弃回教党。而回教党也将丧失其现有的马来选民主导混合国会选区。这么一来此消彼长,巫统不出两届大选,就可以把回教党打成国阵里的尾巴党。

巫统如果最后和回教党合作,目的只有两个,一就是瓦解民联的合作,二就是通过拉拢回教党进入国阵,可以直接掌控、夹制回教党的在马来选区、乡区选区的实力。一旦以上选区重新洗牌,那么回教党在国阵里的末日也到了。回教党在回巫会谈过后很可能会引致一批党员出走 ,我们看到已经有10名国会议员表明立场绝对不会和哈迪妥协。所以我们可以预见了就算现有的回教党加入了国阵,也会有一班实力不容小觑的原回教党议员加入民联或者另创新党。回教党可以带走多少资源进入国阵实在成一个疑问,毕竟哈迪并没有能力掌控全局,单单聂阿兹就可以拉走整个吉兰丹的资源了。

所以回巫联盟的可能性,暂时都不大,至少到下一届大选之前应该是这样。下一届大选过后,就不敢说,就要看看民联和国阵之间的势力分布。如果民联的实力进一步扩张,那么回巫会谈应该只会成为民联执政中央之前的勒索手段,就好像朝鲜很喜欢试射导弹,不过其实我们都懂朝鲜还没有鲁莽到真的把导弹打去别的国家。回教党正是有样学样,来个政治勒索。如果民联的实力萎缩,那就比较复杂了。如果民联三党一起兵败如山倒,那么也没舍好谈了,没有实力,谈什么判啊,做鬼都不灵。如果只是回教党一党独败,那就看看民联依然是否分配到足够的政治资源给它。如果资源分配不均,而那时候民联和国阵又呈僵局(议席国阵刚刚好过半,还是少一些才能执政中央),那么回教党顿时就奇货可居,加盟国阵的机会就很大。

这个也是对民众影响最大的。民联如果微差执政中央,为巩固和回教党联盟的关系,而会在世俗宪法体制上做出什么让步,才是最关键的。

1 comment:

keykok said...

回教党担心被边缘化才这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