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9, 2009

理大刚刚闹笑话,别急,陆续有来呢

我们的顶尖大学刚刚闹笑话,不过这个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个大学录取名单公布的时候,还有更大的风波等待去平息

笔者这么说,就是摆明看死了大学录取名单肯定会闹问题,只不过今年理大给了社会大众多一道餐前点,让社会大众睁大眼睛看看所谓的顶尖大学,到底如何“顶尖”

大学录取名单是年度大闹的事件之一,和预科班录取,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并称年度教育问题。这恰恰是整个高等教育制度的悲哀。其中出现的问题:

问题一:以大马高级教育文凭(stpm)和大学预科班的积分放在同一个水平上面,并以他们的积分做录取标准,这个一个很不实际的比较。绝大多数人说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的难度逾越预科班很多,而我只能说,那时根本上不同的制度,一个用学期制,一个是一战决胜负的考试,如果强硬的做比较,那是橙和苹果的比较法。对两边的学生一样不公平。但是偏偏教育部就是用这种比较法作入学准则。

教育部给的理由不外乎“外国顶尖大学一向来接受不同的入学考试学生”,但是他们从来不曾把A-level的学生和HSC学生的成绩拿来比较。如果教育部坚持以两个或以上的入学考试为标准,也行 不过就请部门设立两个不互相交叉的衡量标准,那才是对学生真正公平。

更好笑的是有一些政党没有去纠正上述情况,反而以争取更多学生进入预科班来当作解决方案。无言无言。

问题二:时常有学生投诉他以较高的积分反而挤不进收生门栏较低的科系,甚至连积分低过他的学生都可以进入。这个问题就牵涉到收生制度了。在记忆当中,教育部好像没有公布过学生的录取制度和迎接新生录取的最低积分。这个是透明化的问题。如此不透明的操作之下,很容易让官员执大权、行偏差。要一劳永逸解决,教育部一定要公布以上数据。

这样,好过每一次找政党上诉,劳民又伤财。政党应该搞政治,如果每天只是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国家大事谁来理啊?

国立大专都有个别的升学辅导组,主要是收集华裔生的入学积分。如果将来这个组织可以扩大到收集友族同胞的积分,并且综合所有数据,做一个详细的分析,那么应该比只是收集华裔生的数据来的有用,更容易解决问题。毕竟除了华裔,其他友族(印裔、土著等)一样会面对同样的问题。

不过那时候,教育部老脸要往哪里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