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 2009

黄燕燕在那里?????

尊贵的,您的选区好像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好像没有看到你回应????

是贵人事忙????、

还是您最近转行高低调 - 不唱高调,只谈成效????

民之所欲,希望常在你心。。。。

这个闹下去,变成另外一个自贸区丑闻就不好啦。。。。

解决问题才是上策。。。。。。

武吉公满村民在等着您–至黄燕燕部长的公开信

尊贵的黄燕燕部长,

您好!恭喜您转任旅游部长,得以一展所长。但愿您在忙着往海外推广我国旅游业的同时,也没忘了本国的子民,尤其是在去年大选时,让您成功进入国会的彭亨劳勿国会选区的人民。

我是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个普通村民。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现时大部分时间居住在雪州;可是在我心中,武吉公满才是我真正的家,那儿有我最亲的家人,还有我成长的印记。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武吉公满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享有一段繁华的历史。随着金矿开采业于上世纪60年代的没落,武吉公满铅华尽洗。近数十年来,这里一直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典型华人新村。

2007年初,安逸静谧的武吉公满新村在相隔40余年后再度成为新闻焦点。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我们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彭亨矿物及地质科学局的批文,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进行山埃(cyanide)采金。

对于大部分村民,山埃是个陌生的化学名词,有关机构也没有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的危险性。村民在自行寻找资料后才发现,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人类吸入高浓度山埃,会导致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

面对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园,极可能沦为“毒村”的威胁,村民们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集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
 
然而,一个只有区区四百户人家的小村,如何与国际财团及执政机关抗衡?两年前,山埃采金的大业已经在村民的反对声浪中开始进行。

尊贵的,我们不明白,
为何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州政府却可以放一万个心批准金矿公司以致命的山埃采金?山埃一旦泄漏至湖中或是空气中,谁来保障我们家人的性命与安全?

尊贵的,您曾经安抚我们:“只要山埃公司按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有人不按规则行事呢?就算人人都奉公守法,有谁可以担保意外不会发生?

这并非危言耸听,全球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事件。资料显示,1992年美国卡洛拉多西南部曾发生一种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鱼类和其他河流生物全部死亡。而我家人居住的地方,离矿场不过区区1公里之遥。

立百病毒的事件,已经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更让我们认清,官员口中的“保障”究竟有多大的保障?

过去两年来,人数不多的村民举办群众集会、生活纯朴的村民走上街头、不善辞令的村民召开记者发布会、教育程度不高的村民发表文告。。。一个平民可以做的事情,村民都做了。

村民早前公开邀请您前来本村暂住,不是要为难日理万机的您,而是希望您可以切身体验我们的惶恐不安。我们只希望,有关机构可以停止以山埃采金。

在当权者眼中,或许我们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刁民,然而,如果今天受到威胁的是您的家人,我想,尊贵的,您也会和我们一样想尽办法保卫我们的至亲、捍卫我们的家园。


http://lengkekmun.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html

1 comment:

KyLe said...

这件事件村民好像上诉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