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笨蛋!问题是教育!

如果各位有时间,不妨到华文小学去走透透,一窥教师在教导数理科的情况。您应该会看到老师们正在忙着以华语传授各种数学和科学的知识,然后转个头再以英文翻译给学生听。黑板上满满的中文数理科注解,穿插着英文注释,让依然在萌芽教育阶段的学生们看得一头雾水。

这就是双语教学的真实情况。这一切源于前首相在2002年所作的一个决定 – 2003开始在各阶段学校以英文教导数科。六年过去了,一切和当年的预期有很大的出入。原本英语教数理的夙愿是为巩固国家未来主人翁的英文水准,以便将来可以更容易掌握科技和资讯知识。只是这种想法未免太过一厢情愿。教育常理提供我们一个理据 - 在儿童的萌芽教育阶段,母语教学是他们最容易吸收的方法。况且如果要更容易掌握科技知识,语言并不是唯一必须克服的障碍。诸不见科技先进国如日本、德国和法国一样是以各自母语教学而不是英语。很显然我国教育制度所缺乏的条件绝对不是语言,而是科研风气、学术自由等有利科学发展的环境。

那么如果英语不是掌握知识的关键条件,那么英语教数理是否还有必要一意孤行实行下去呢?诚然教育部一定会把小六鉴定考试的成绩来吹擂一番,并把卓越的考生成绩归功于英语教数理。不过优质的教育并不是以考试成绩的优秀来衡量的。大马高级教育文凭号称世界上最难的考试之一,每一年获得优等的学生少之又少,不过它是马来西亚唯一一个受世界大专承认的文凭。同样的我们也不可以片面的以成绩之优秀来论定英语教学对学生是有利的。回顾小学生做答媒介语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学生选择以母语作答。这个证明经过六年的教学,他们依然无法吸纳并有效的以英语回答问卷,至少远不如用母语般来得洒脱自如。

我们绝对认同教育部提升学生英语素质的愿望。通过增加课程里的英文节数,我们可以让学生从基础上多听、多读、多些英文,而不是单单局限于英语教数理的局部词汇英语教学。除此以外,师资是另外一个提升英语程度的关键。马来西亚的师训课程一般上以国语为主,造成能教导英文的老师少之又少。当务之急当属培养一批专业的英语老师,让学生们得以传授正统的英文语法。
历史因素让我国拥有不同源流的教育制度。不过这个并不是我国人文发展的绊脚石。相反的在无疆界的先进社会,多掌控一种语言等于比对手多出一分胜算。一般上我国学生都至少可以灵活的运用两个或更多的语言。这个和很多单元教育的国家相比(譬如新加坡)来说应该拥有更多的优势。只不过教育问题政治化过后,都模糊了每个人的焦点。原本相对简单和有逻辑性的教学问题,变成政治性的地雷,造成政治人物在作决定时,政治的考量多过教育的考量。

让我们把教育问题回归教育,杜绝政治因素的插入,冀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国将可以和其他国家并驾齐驱,甚至超越他们。

再次提醒政治人物们:

“笨蛋!问题是教育!”

4 comments:

Kok Foong said...

我也很赞同。
语言固然很重要,不过它只是一种表达知识的工具。
我觉得我国的数理教学充满问题,每年水准都在低下,而且大学都不把重点放在研究上。

在日本那么旧了,写中文都有点怪怪的。。

你加油吧!

princein said...

对,问题的确是教育。
但是,是否大部分的家长都不认同英语教数理呢?
那些所谓的华团,能够有多少的代表性呢?

看待问题,不能总是人云亦云。

Pearl said...

你这一篇写得很好。
不过,新加坡教育局已经在很多年前实行中文为必修科。政府重金聘请来自北京的中文教师,年薪新币 10万以上。我认识几个曾经在新加坡教过书的中国人朋友,所以才知道清况 。
我也向很多新加坡人证实过,他们的政府和人民确实非常注重中文,很多新加坡学生讲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语,他们汉语的造诣让人惊叹!比很多马来西亚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新加坡人早就已经不是香蕉人了。

Yi Pian Yun said...

今天从报章上看到李光耀先生鼓励家长在家和孩子多讲华语,你们是否知道当年南大是怎么被关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