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6, 2009

论跳槽和政治理念


2008年的308,我们目睹了执政党在一夜之间丧失半壁江山、五州政权易手的惊人事实。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看到霹雳州政权的戏剧性变化。206506在我国政治史上堪称最重要的分水岭。固中发生的政治事件牵连了执政党、反对党、司法、行政(公务员、警方)和立法权的斗争,但是如果把事情简单化,整个事件的起因,就是 跳槽!

历来我国西马政治人物不乏跳槽举动。举例几个比较著名的,包括行动党的何文翰跳槽至马华,官至内阁部长,曾永森马华至民政再回到马华的草裙舞,沙巴团结党议员跳巢导致该党主政的州政府垮台等,以及牵连最广的霹雳州三剑客退出民联,成为亲国阵独立人士的跳槽事件。纵观国内政治跳槽事件,绝大多数都是从反对党跳槽至执政党,或者在执政联盟内部更换政党。记忆中,国内只有一次显著的从执政党跳槽至反对党的现象,那就是安华在1998遭马哈迪革职后安华的亲信和巫统党员大举退出巫统加入公正党或回教党的浪潮。

从西马个别或集体跳槽原因加以分析,就会发觉起因总是围绕在几个主要的因素:不受主流派系接受而成为党内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或者是以跳槽换取更好的政治权利。而且青蛙们对政治气候预测很有一手,选择跳槽的时机,都是风起云涌的政治环境,他们往往在那个时候是奇货,可以待价而沽。这样我们得出一个小总结,跳槽无关政治理念,而是利益关乎。历来从行动党跳槽至马华的,不乏国会议员、州议员。他们都是有了一定党龄的行动党党员,也绝对不是政治初哥。不过他们跳槽时往往忘记了行动党和马华在理念上有本质上很大的分别。行动党一路来的政治理念,莫过于贯彻“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和马华党章“确保马来西亚宪法内华裔之合法权益和利益”何止南辕北辙。加盟马华无异典当一向来持有的政治理念,昔日在敌对政党争锋相对,不过加盟时却可以互相拥抱一笑泯恩仇。这个现实其实提醒我们,道德常常都必须让位于利益。

环顾国内政党,我们不得不对回教党的政治教育工作刮目相看。回教党是最为鲜少发生跳槽事件的西马国会反对党,党员拥有很强的向心力。我们尝试把这个现象分为两个阶段来解释。1980年代至2004年安华事件发生前后回教党诉诸宗教意识来贯彻党内的政治教育以凝聚党员,结果回教党呈现给群众的是保守、宗教极端的面貌。2004年回教党在全国大选大败,掀起改革风,多名专业领袖打入领导层,取代以宗教师为班底而逐渐把回教党带入另一个新面貌  - 以回教为基础的中间温和路线 - 所谓的“埃尔多安集团”。回教党在308大选过后爆发党内路线之争,党主席哈迪倾向和巫统合作,欲走回马来民粹和宗教路线,不过立刻引来大多数党员的抨击而作罢。相比其他政党纯粹为了个人利益的斗争,回教党的路线之争相对就比较有建设性。

我们看当回教党一党之首在欲脱离轨道与巫统合作时立刻受到党内的讨伐,相比之下马华在蔡细历呛声跳槽时的处理方式就显得窝囊许多。平心而论,蔡细历采取的手段无异政治勒索,除了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前景,还绑架其他追随他的基层,以及把儿子押上作为政治赌注。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马华并没有勇气采取果断的手段来解决,反而劳烦巫统领导层开声理清蔡细历刻有的政治立场。华裔选民听在耳里,看在眼里,马华的软弱再一次展露无遗。曾经我对彭亨州马华坚持就算少一个州议席也不重新接纳(或何启文所谓的“解冻”)丹那拉打州議員何业嘉成为马华议员的立场感到鼓舞。这种不畏的立场,才显得马华是一个重纪律、显党纲的政治平台。不过这个印象过后就因为蔡细历的草裙舞蒙上了阴影,严重破坏了马华的形象,如果马华会长理事会或纪律委员会不采取果断的决定,让事情得出一个结论,以后定然还有更多类似恐吓跳槽的勒索事件,马华的内讧只会无日无夜的延续下去。

我们看到历史上也不乏跳槽的著名人物。但是真正跳槽的并不是他们的躯体,而是跟随他们的政治理念和思想学说。他们寻求发挥他们学说的平台。把秦国改造为战国时代超级强国的公孙鞅,出生于卫国,前期在魏国从事政治工作,但是真正重用他的是秦国君主嬴渠梁。苏秦,合纵对抗政策的提倡者,在燕国获得重用,他本身是周王国人。范惟,秦国远交近攻外交策略的发明人,曾经是魏国的低级官员。还有很多诸如张仪、乐毅、吴起、孙膑等都是带着他们的政治理念投奔他国,而不是以宰相的宝座为他们的目标。他们当中很多也不是宰相甚至政府高级官员,只是君主的客卿(类似幕僚)。比较和今日的政治青蛙,其中有认为副议长的职位不到喉而跳槽寻求更上一层楼、有些则认为没有部长职就不足以发挥作用。他们说出以上谬论作为跳槽的凭借,证明他们忽略历史、欺骗民众。用意就是为了掩盖贪婪的欲望。

我国两线制正处在酝酿的关头,此时此刻政治立场在权位、利益前面显得多么的无力。为杜绝青蛙政治,各个政党是时候重审个别的政治理念和路线。52年过去,无论执政党或反对党都没有重新审核创党至今的宗旨和目标,它们是否仍符合现今人民的物质和精神要求?是否仍然和现有的国际时势接轨?现在是时候开启引擎来反思。正确的政治路线辅以适当的政治教育是杜绝贪婪的青蛙最有效的方法。严明的党纪、严谨的党员招收将有助减少跳槽事件的发生。政党应该重质不重量,政党从权威政治体制转换为理念路线体制已经是一个无可逆转的步伐,越早转型可以帮助政党取得制高点,更容易获得人民的信任。

让我们拒绝跳槽,拒绝青蛙!

2 comments:

San said...

....让我们拒绝跳槽,拒绝青蛙 ....
我们应该如何做,Malaysia 是政党政治的模式,并不是全面的民主政治。从DAP的青蛙,跳槽到其他政党,就成为该政党的议员青蛙。这是现实,我们人民呀,该如何做?请指教。。

Tze Howe, 9W2THO said...

跳槽法令由于违宪而不能颁布(纳兹里的说法),不过可以有其他模式来客服。。

譬如:

只要候选人更换政党,那么该议席自动悬空。不过前提我们必须取消辞职后五年不得竞选的法律条文。。

让民众来裁决议员跳槽的合法性是适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