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马来西亚激荡的2011年


经过动荡的2010年,我们将迎来千禧年的第十一个年头。都说新年新展望,过年新气象,我国在2011年里,也将迎来各种各样的挑战,2011对马来西亚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是转折性的一年,是决定未来国家前景的一年。


首先,从政治角度看我国的2011年,2011年将迎来我国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如果说308大选掀开了我国政治史上新的一页,那么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将是我国政治史上最重要的分水岭,它将决定到底两线制的存亡,决定反对党未来的政治空间。简而曰之,只要民联仍然可以否决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并且保住几个州政权,那么我国就会往进入稳当的两线制时期。国阵固然可以继续执政中央,但是绝对不可能可以再获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议席,来任意划分选区或者修宪。至于行政方面,国阵必须开始学会如何和民联的州政府妥协,以便可以落实中央政府的计划和政策,双方决不能行类似现在的对抗政策。

长远来说,这种局面有助政党之间的竞争,也让我国人民可以拥有更多有素质的选择。在政治权利版图方面,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可以在这种模式下达到权利的平衡,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民联的州政府和国阵的中央政府在落实政策上无可避免的将在廉洁、效率、公信力和能力上做出相应的制衡。这点就我国政治成熟度的发展来说,百利而无一害。相反地,如果下一届大选国阵成功赢回所失去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优势,那么两线制将会被掐杀在襁褓里。往后我们看到的只会是制衡力薄弱的强人政治,“政府绝对的正确”(the government is always right)时代将会来临。那对向往自由的人民来说可是莫大的梦魇。

在经济方面,2011年是纳吉政府落实新经济模式和经济转型执行方案(ETP)的关键年份。也就是说,我国经济能否跳脱现时的困境,明年就是关键的一年。今年各方面的数据都显示我国经济处于良好的复苏和成长阶段,经济成长大概可以达到6%。但是深入分析,这种现象只不过是随全球化经济复苏而酝酿出来的,是属于全球化经济复苏现象(global phenomenon and trendy growth),一旦全球经济再次波动,那么马来西亚基本上是无力抗衡的。

如果马来西亚要达到政府所设定的,2010年人均收入1.5万美元的水准,那么决不能只是依靠全球经济能量的带动。不然我国只会重蹈90年代的教训。90年代的马来西亚经济一路长虹,年年保八(保持八巴仙的经济成长率),但是1997年一场经济风暴就让马来西亚经济底蕴原形毕露,把我国打回原形。中国是现时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家,在面对1997年金融泡沫、2001年网络泡沫和2008年次房贷泡沫危机的时候依然保八的国家。这种成长率已经持续超过10年。这点固然和庞大的中国国内市场足以支撑国家经济有关,但是也不能否认中国经济、科技体系强大的创新(innovation)能力、爆发力和“学习-改造-进步-生产”能力是支撑整个经济度过危机的磬石。这两点,我国政府应该努力学习。

2011年是我国发展史上最关键的一年。政府和人民有必要做好心理准备,扮演好本身的角色,以便导引我国度过这个激荡的岁月,迈向更好的明天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http://truth-scandals.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