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4, 2010

从第三世界国家经济转型看我国经济未来的出路。

首相纳吉刚刚在国会提呈了第十大马计划。其目标就是要在2020年,让马来西亚转型成先进国。计划提呈过后,坊间对计划内的经济改革是否有成效,存有很多疑问。

首先,如果要知道我国应该如何转型,必须参考一下第三世界国家如何搞经济转型。一般上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改革,开始于政治动荡沉淀和确立合法的统治权之后。无论是极权统治国家(中国、越南等),还是民主化的政体(印度、印尼、柬埔寨等),在立国之初都无可避免的陷入动荡的政治斗争,直到国家的政治体制和执政路线被确立下来,才会停止。过程可能是漫长的。典型例子就如中国,从1949年独立到1979年改革开放,足足耗费了三十年,才确定了走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经济建设。

在确定了政治路线过后,就是搞经济建设的开始。萌芽阶段,第三世界国家大多数都以廉价劳工、低额建设成本和诱人的经济奖掖作为经济发展的开端,大力发展制造业和农业。参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开发的领头羊,一般上都是寻求廉价的代工(sub-contractor)的外资公司。外资公司到第三世界国家投资,首先会牵动该国家的基建设施发展。交通、运输系统、电力、水供等都是外资设厂和投资不可缺欠的基本元素。

接下来,就轮到人力资源培训。由于外资企业一般上需要大量的熟练操作员和中、低阶员工,这一般上都会间接启动国家的人力资源培训计划,再加上外资企业本身设立的内部培训中心,两者共同扮演着提高国民技术水平,和科技转移的角色。

这些外来投资和人力资源培训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改革中所赚到的第一桶金。萌芽阶段到此结束。经过了这个阶段,国家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连带的人力资源和基建成本也开始提高。一开始的廉价劳工、低额建设成本之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国家到了必须再转型的阶段。转型第一种路线,就是往高阶工业发展,把外资带来的科技、发展经验及培训出来的专才,转移到本地企业中,开创本身的工业和塑造独立的品牌。


这个路线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所赚到的第一桶金,大部分将会被投资到人力资源培训和高等教育上,以便可以培养出属于本身的高阶人力资源,摆脱外资企业的限制;或者投资到高科技发展上面,通过生产线自动化,弥补飙高的劳工成本,以便继续吸引外资。

以上的转型路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过程中涉及相当多的政策改变,动荡程度相对偏高,但是却是长治久安,一劳永逸的发展转型方案。日本就是当中转型的佼佼者。可悲的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在渡过了第一个阶段,就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也就是执行所谓的快熟面经济。

和以上方案不同的是,快熟面经济并不注重人力资源发展,反而把赚到的第一桶金,挥霍在豪华和无关重要的基建发展计划上,满足当权者的虚荣心。至于飙高了的成本,则以无止尽的经济优惠(免税、扣税等),和引进低成本的外劳取代本土的劳动力。这不但造成政府浪费了许多税收,人民的知识水平停滞不前,也造成高失业率。所花的钱,在没有等值回馈之下,直接后果就是浪费国家社会资产。

马来西亚现在面对的困境,始于80年代的变革中,采取了快熟面经济的改革方案。现在的外劳泛滥、高科技工业难以普及和外资的撤离就是我们尝到的苦果。纳吉提呈的第十大马计划,如果在执行过程中依然没有解决以上问题,那么我们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和先进国的距离越拉越远。要大致先进国,就要大刀阔斧,解决以上问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