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 2010

土著权威组织 - 巫统的红卫兵


土著权威组织继上一次的马来人大会过后,再一次主办了马来人经济大会。这一次的论调的种族话犹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也获得当朝首相出席,大会中弥漫越来越猖狂的种族气氛,并持续的蔓延着。

或者马华和其他国阵成员党仍然坚持土著权威组织和伊布拉欣阿里并不能和巫统(国阵)划上等号,但是对一般民众来说,巫统党内右翼领袖对土权组织的认同,就是变相的把巫统和土权组织同化了。加上前首相的力挺,和纳吉毫不避嫌的出席土权组织主办的马来人经济大会,更变相把巫统和土权的政治立场一体化。

纳吉上任后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主要以争取非土著选票为宣传主轴,以便可以在下一次大选中,一举收复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但是作为老牌的种族主义政党,巫统在转型的过程中面对不同程度的阻力。首先,巫统和其控制的国家机器转型必定触碰或剥夺长期以来依靠政党力量获益的既得利益分子,那么可以想象得到他们的反扑是很强大的。土权就成为他们张牙舞爪的利器,向纳吉施加压力。这样既可以制衡纳吉,也可以避免涉及直接的政治批斗。

土权对巫统内部的影响力,就好象中国文革时期红卫兵对中共中央的作用一般。那是一群极端分子,表面上打着改革或者维护特定群体权利的旗号,但实际上却是当权者本身的打手,目的就是为了维护本身的利益。当时中国退居幕后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以文化大革命和红卫兵把负责一线工作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和邓小平拉下马,以便可以重新主导政权。同样的,巫统内的极端分子,现在也通过土权,向纳吉喊话,以便可以维持本身的政治利益。

土权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那就是巫统种族极端主义的外包工厂。所谓的外包(outsourcing),指的是将旗下的业务之一,或甚至全部,委托或发给承包合约当事人以外的第三者,以节省成本、或集中精力于核心业务。巫统在308大选惨败后清楚了解一旦再流失非土著票源,那么政权可能不保。在巫统领袖眼里,这是一场零和游戏,对非土著释放善意,就可能流失土著票源,反之亦然。巫统如果不想顺得哥情失嫂意,要重获非土著的信任之余,也要维持对土著的印象里,那么就有必要找一个外包组织,承担巫统释放出来的“种族极端业务”。在这种情况下,土权就是最适合的组织。

从以上的一个原因来看,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巫统对土权组织大加包容,就算其言论多么的荒谬,任其他国阵成员党大力反对,巫统中人就是没有对土权组织一指加之。但是这种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态度,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巫统要真正赢取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得真正的改革,而不是耍两面,搞两手。

5 comments:

维雄 said...

马华敢敢谴责了,大家请放心。

Tze Howe, 9W2THO said...

哈哈。。好样!

不过还不够。。。要怎样说服人民巫统不等于土权组织呢?

我看马华要说服自己,也好像有点难啊。。。

Fair仔 said...

马华有谴责纳吉吗?如果不认同言论就不要出席大会啊! 去凑热闹吗?

Tze Howe, 9W2THO said...

马华怎么敢谴责纳吉?米饭班主哦,开什么玩笑啊。。。

我对马华一再呈备忘录给首相,看得我都心碎了。。。执政联盟的盟党,竟然呈一个没有法律效用的备忘录给联盟内的另一个政党。。这种党-党关系,是不是过度扭曲了呢?

我心里衷心希望有一天,马华可以好像英国自民党般的可以和大党平等谈判。

Tze Howe, 9W2TH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