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 2010

救伤车服务交付私人公司的后果

上个星期有一个不起眼的新闻,卫生部长廖中莱在一个场合当中宣布救伤车服务私营化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总共有两个公司呈上建议书,争取接手救伤车服务。卫生部的目标是在私营化过后,救伤车服务的反应时间(response time)可以由平均30分钟缩短到15分钟。而私营化的服务,依然是由政府埋单,消费人不需负上任何费用。

这起新闻和国内各种政治新闻比较起来相当的不起眼,但是新闻的内容和所执行的政策却对社会各阶层人士影响深远。首先让我们回顾救伤车服务的结构。救伤车服务一般上分两种 - 紧急医疗服务和非紧急医疗服务。这里我们主要谈紧急医疗服务。一般上救伤车服务由四环构成,分别是:硬体(救伤车、药物、物品等)、医护人员、训练软体、和辅助系统(通讯系统、后勤等)。四者中吸金力最强的就是硬体和医护人员。现在中央医院用的普通救伤车(主要是从货车改装而成)加上里边的医药配备,市价大约马币二十万。每一次出勤救伤任务所耗的物资(药物、包扎物品、氧气、汽油等)不一,但至少也要马币八十至一百元。这笔费用整合起来,就变成非一般的开销了。

为什么今天在马来西亚,救伤车服务效率低落呢?以上所列出:昂贵的硬体、难以预测的开销,变化不定的出勤频率是间中原因。这直接导致所需要的救伤车数量难以准确的计算出来,所以救伤车的效率会时好时坏,难以保持水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马来西亚人口密度的分布不平均,有些乡村地方人口密度极低,宏观上不可能投放大量的资源来设立拥有救伤车服务的诊疗所/医院,救伤车必须从远处赶来,造成反应时间超出正常的逾倍。再者,国内只有政府医院全面提供免费的紧急理疗服务。所谓独木难支,单靠中央医院根本负荷不到国内的救伤车需求量,而紧急理疗服务远比其他专科医疗服务的成本来的高而盈利来得低,很少私人医院愿意全面涉猎这个行业,更遑论如中央医院般提供免费的服务。

看了以上论点,一个全面、有素质的全民救伤车服务绝对不会带来任何客观的盈利。现在关键的问题来了,那就是卫生部一旦把这个合约赋予私人公司,要如何确保以盈利为中心思想的企业公司如何在赚钱之余,更进一步或至少保持现有的紧急医疗救伤车的服务水准呢?从表面上看来这几乎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私人公司的目的就是盈利,加上只有几家,难保他们未来雄霸市场后会坐地起价。人民需要的是类似现有的免费服务,未来单凭政府的补贴能否满足私人公司的盈利目标,我们难以预料,但这肯定不是长远之计。我们难保私人公司在盈利的前提下,招聘不符资格的医护人员,又或者减少训练,甚至把次货用在伤者身上。所涉及的都是人命,卫生部绝对不能没有考虑以上的情况就这样含糊带过这个议题继而把特许经营权颁给特定的私人公司。


看似进入了死胡同的政策,其实只要跳出思想的旧框框就可以解决了。为什么一定要是私人公司呢?国内有几个在紧急医疗服务方面拥有多年的经验的非政府组织 – 圣约翰救伤队和红新月会,多年前已经在全马各地开始提供紧急医疗服务,政府可以直接寻求他们的合作。基本的硬体设施、人员和完整的训练机制一早已经有了,需要做的只是扩大服务的范围。这样既可以省时间,更可以减低费用。最重要的是,非政府组织并非以营利为中心,组织操作远比私人企业透明,而且受到会员和大众的监督。在法律上,类似非政府组织的都受到国会法令(Akta Parlimen)的管制,间接提供病人更大的保障。这些都是私人公司不具有的优势。

笔者望政府在还没有做出任何审批时,可以做更广泛和全面的考虑,以便可以顾及全民,保障人民的生活。以前的私营化计划是前车之鉴,希望历史不再重演。不让等待着我们的将是悲惨的命运。

4 comments:

糊涂侠客 said...

说真的,我没注意到这个新闻喔!什么都要私营化,不然卫生部长也私营化好了。

Tze Howe, 9W2THO said...

是的。别开玩笑。

试想想如果以后您叫救护车,他们到达现场后先问你有没有钱,然后在决定载不载你,你说怎么办?

维雄 said...

有水过水,没水散水...以后消防局也可以私营化。

hkk said...

当然,我们“尊敬的”卫生部长大人也提到了人民召救护车的费用是政府支付。只不过,没有人敢提起,私营化的救护车服务是什么水准!

在谈私营化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我国救护车服务的水准:是三流世界的水准!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达到“入院前医疗服务”的地步了,我国多数救护车仍然处于60年代原地踏步的服务水准!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有大学提供“入院前医疗”的科系,而我国竟然是没有任何一家国立大学提供这门科系。当前的两家私人学院所提供的文凭课程,据说也还没有受卫生部承认。

试想想,以当前的服务水准出发,私营化后的救护车服务可以为我们老百姓带来什么样的可悲服务。

我国政府都有一个通病:百花齐放。除卫生部以外,内政部属下民防局亦有提供救护车服务;房地部属下消防局也有“私家”救护车,义消队提供救护车服务也非新鲜事;再加上宪法成立的组织,如红新月会、圣约翰救伤机构;私人盈利公司...我国救护车服务不只水准参差不齐,而且竞争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