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 2012

纳吉大选之进退两难



如果现在还有人告诉笔者今年会大选,笔者肯定捧腹大笑。

回顾关于纳吉解散国会以便大选的谣言,从去年六月传到今年的九月,但是一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来回顾整个时间轴,那么可以更清晰的分解整个局势的演变。

2009年纳吉上任,推出一个马来西亚口号,以及各种一个马来西亚周边产品,ETPGTP等等,这时候国阵可说是风头一时无两。接下来纳吉以新首相的光环,摆平马华翁蔡之争,逼退国大党前主席三美,国阵内部开始稳定下来。再加上赢得了几场关键的补选,包括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而行情一片大好,整个势头一直维持到2011年中而不衰。那其实就是纳吉最好解散国会的时机。但是,他没有一如外界所料般还政于民。也许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像马哈迪强势的首相,心理素质可能就如伯拉这样的软弱。在能否守得住现有议席,又保住相位的患得患失心情下,错过了这天赐良机。

踏入2011年下半年,纳吉的厄运就开始了。一开始是净选盟2.0示威。纳吉应对净选盟时的出尔反尔,以及警方的严重过敏症,让民间风起云涌,一时间风声鹤唳,但是集会人数却达到空前。过后卫生部长的吹风论,更严重打击了人民对当权者的信心。这时候,纳吉祭出了糖果预算案。说真的,五百令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援助金(BR1M),其实吸票能力不俗,但是天意弄人,莎里扎的“养牛门”事件,把这一切感觉美好的情形狠狠撕破了。纳吉的优柔寡断,没有第一时间撤除莎里扎的官职,注定了他必须承当这个苦果。

踏入2012年,纳吉更是屋漏更逢连夜雨,正当“养牛门”开始淡化的时候,关丹反稀土运动却到了高潮,他们更在428联合净选盟推动了堪称马来西亚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民间示威游行,BERSIH 3.0运动席卷了社会各阶层,更首次把同步示威运动扩展到全马各地,包括槟城、马六甲、霹雳甚至沙巴。BR1M对垒428和养牛门的结局显而易见。这一局,纳吉败得很彻底。

进入2012年下半年,纳吉还必须面对公害四合一(稀土、山挨、核电厂、边佳兰石化)的冲击。相比一些已经让人感到麻木的经济丑闻(轻快铁合约、吉隆坡第二廉航机场等),这时候,巫统在沙巴州的盟友开始叛变才真正让巫统感到风雨飘摇。也许纳吉一早已经预知他们的出走,但却没有处理妥当。要知道在政治这种利益集团里,一旦树倒人人推,其引发的连锁效应绝不是纯粹一两个国会议员的出走,而是整个东马版图的崩盘。眼看这种局势,纳吉首要任务是整合东马的政治资源,重新填补在定存州失去的势力空间,过后才可能再谈大选。

所以,大选可能在今年吗?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