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7, 2012

写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之前 – 巫统内部对纳吉领军的信心


选举就好像古代冷兵器的战争,胜负除了取决于兵器、战略、兵将素质以外,更重要的是团队的士气和对统帅的信心。盖因选举这个东西,要胜出,必须如蓄水大坝,把所有的能量集聚在一起,然后在一瞬间爆发,这个爆发的势头必须足够带领整个团队贯穿整个大选,这样才能确保整个选举机制时时刻刻保持活力,应对任何的突发状况。

说到团队的士气和信心,国阵的整个选举攻略都是围绕着巫统在打转。纳吉上任过后,整个选举策略几乎演变成为他的独角戏。五花八门的转型计划,响彻云霄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和其玲琅满目的周边产品,看起来选举的卖点有了,领军人物也有了,银弹也水银泻地的注入民间。一切合乎优质选举运动的条件都出现了,那么国阵是不是稳胜了呢?

其实,笔者觉得情况刚刚好相反。以上的物质现象,只是用来掩盖巫统内部对全国大选所出现的不安,纳吉本身的团队,对纳吉的领军的信心是否充足?笔者以几个现象来为这个疑问做一个全面的解读。

第一个我们来看看马六甲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对纳吉的公开喊话。莫哈末阿里公然“要求”(实为强迫)纳吉在来届全国大选安排他上京当部长。这一番话背后可真有意思了。要知道莫哈末阿里在巫统党内人脉遍布,之前巫统党选更因为势头强劲,而硬硬被党纪律委员会把竞选资格取消。由此可见此君绝有能力与慕尤丁争一长短。

现在他公然对纳吉喊话要上京,就是看扁纳吉无法就现有的格局取得突破。巫统内部就必须为“后纳吉时代”的党选卡位战做准备。其如意算盘是,纳吉预料无法取得比308更好的战绩,慕尤丁一定会逼宫,而作为妥协方案,纳吉可以有权指定隔代接班人作为退位的条件,就好像老马曾“建议“阿都拉委任纳吉为副首相。那如果纳吉有权指定副首相人选,那个人肯定是希山慕丁 也唯有和纳吉有姻亲关系的他会维护纳吉的退位后的安全、利益和政治遗产。那么莫哈末阿里这个党内强人往哪里站?所以,他第一步必须上京以便拿到副首相的入门资格- 国会议员。然后,只要在巫统党选中结合慕尤丁和老马的势力,和希山慕丁于署理位子一决高下,那胜利的天枰还是稍微倾向莫哈末阿里。

从这个例子可见,纳吉身边的臣子,如莫哈末阿里等早对纳吉领军的大选结果心里有数。这么一分析,其实巫统党内人心浮动,对选举的信心远不如表面看的坚挺。这无疑对纳吉是一个甚大的打击。除了莫哈末阿里自荐上京,连老马的儿子慕克力兹,也迫不及待表态本身已经准备好当吉打州务大臣,根本无视首相委任州务大臣的不成文规定。纳吉在这些妄臣的钳制下,还真够狼狈的。

至于巫统的老二慕尤丁呢?他又是怎么看纳吉领军呢?回顾巫统的历史,所有巫统署理主席都坚守政治上的“老二哲学”,以免功高盖主,如安华般惹来无妄之灾。但是细嚼慕尤丁近期的言论,他这个备胎可非常不安分了。一向来,选举日期之决定权都是首相绝对的权利,绝不容他人沾染。但慕尤丁这个老二,近期却对选举日期指点一二,甚至主动建议选举日期。这背后释放出来的讯息是什么呢?慕尤丁主要告诉巫统中人,他这个老二已经超越备位的角色,纳吉已经是一个必须和副手分享权力的跛脚首相,全国大选过后,副手就会扶正变老大。由此可见,慕尤丁一样的不看好纳吉在来届全国大选有任何作为。相反地,他已经倒数着纳吉退位的日子,以至于全国大选日期未定,他已经得意忘形,指指点点起来了。

纵观一众巫统领袖的态度和小动作,纳吉这一战,还真的有不少人认定他铩羽而归,然后循着巫统党内问责制的传统,如东姑和伯拉般下台。所以大家无一不做好官升一级的准备,以便于全国大选后的巫统党选全力搏杀。谨此可见,巫统对纳吉领军的来届大选,根本毫无信心,也作出最坏的打算了。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