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8, 2011

YB的本份是什么??

近期翻开报章,关于全国大选的新闻几乎占据了国内版一半以上的篇幅。全国大选就算不是近在眉睫,想来也是不远矣。


马来西亚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在地方、州属和国家阶层里有各自的议员来进行相关的立法工作。由于大选将近,在这里,让我们谈谈民选的议员之职责和角色,一边选民可以做个相关类比,投下正确的一票。


普遍上,当我们谈到YB(议员)本份和责任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总是看沟渠、指路灯、给拨款、走(政府部门)后门,或者在报章上和敌对议员展开骂架等等。以上这些问题,几乎非民选议员而不能解决不可,因此我们可看到了许多议员在完成这些工作后,都很自然的召开记者招待会,昭告天下其为民服务的精神。


但若我们深思片刻,或许我们就会发觉,解决这些民生问题,原本就不应该是立法议员的主要工作。在民主制国家里,政府体系主要分为两个系统,一个就是民选的“政治-议员”系统,另外一个就是“行政-官僚”系统,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公务员。民选的议员,分为后座议员或者是内阁成员。内阁成员负责制定国家政策大方向,后座议员则在议会里负责辩论、审核以及监督内阁所提出的政策,而执行和后续工作,应该由公务员负责。


在这个关节上,我国的民选议员和公务员的角色甚为含糊。有权势的议员(比如较为资深的,或者是内阁成员)时常跃居公务员之上,并法外立法,以本身的权利和地位来改变公务员执行政策的决定。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走后门捷径。相反地,对上“小拿破仑”公务员,民选议员只好做中间人为选民解决问题。这些逾越官僚体系的做法,固然源于公务员不专业的操守,但更多时候,是许多YB本身为了自己的政治议程,而对公务员施加政治压力,务求他们为本身的意志服务。而这已经严重的违背了YB本身监督施政的角色。


结论(一)YB请自我约束,切莫操纵法律和条文,越职滥权。


至于论证方面,YB本身理应代表选区选民的利益,在国会里确保所通过的政策维护了选民的基本权益,过后再进一步的为本身的选民扩大政经文教的蛋糕,改善生活素质。但是马来西亚的YB,一般上党性是强过人性的。这是嘲讽民选议员在立法议会里面只以政党本身的立场和决定为依归,而忘了选民的需求。有些YB甚至连功课都没有做好而无法就课题作出建设性辩论。曾经有某政党领袖在308大选惨败后大力呼吁选民选人不选党,以便和霸道专权的盟党切割,提高本身的胜算。这种说法根本就是矛盾,在候选人本身不能脱离政党意志维护选民利益的时候,试问选民怎么可以不考量所属政党的政治立场呢?


结论(二)YB本身应该专业论证,在维护选民的利益上超越政党本身的考量,并且对所需要应对的课题做深入研究来应付策论。


总结而言,我国现有的YB,离真正的专业仍然有一段距离。在此笔者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之前财政预算案里增加YB津贴的法案,应该给予通过,不过应该做出小小的修改,那就是津贴应该被强制性作为聘请国会研究助理。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一台iphone已经可以代替负责安排行程的秘书,YB需要的是真正的幕僚,可以为他就各种议题做研究和数据分析,这样,YB策论的素质才会提升,才能回归本份。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有些部长秘书只是会拿着部长秘书的头衔,四处拿好处,车子从小车换大车,手提袋都是超过一千令吉的名牌货,回到前公司,还拿着C字头的名牌包包,在前同事面前晃来晃去,向人炫耀她过得很风光!连以前与她要好的上司郭大侠,都对她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