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4, 2011

再说回教国 – 朝野都必须附上责任

无独有偶,每一次当大选谣言四起的时候,回教国课题总是会成为政治箭靶,被朝野双方当作攻击政敌,或者获得政治筹码的武器。回教徒国民固然被朝野双方的回教国立场搞到头昏脑胀,非回教徒国民也被这个政治课题糊弄得乱七八糟,到底怎样才算是回教国,公说公理,婆说婆理,大家都没有谱。


那么,怎样才算是正宗,和世俗国不一样的回教国呢?环看世界各国,以回教最为官方宗教的国家不在少数,但是被称为回教国的,却少之又少。那是因为单单只是把回教设定为官方宗教,并不足以让一个国家变成回教国。一个名副其实的回教国,一般上必须要几个特征。第一,回教作为一个官方宗教,对比其他宗教,有着绝对的统治地位,也就是说,回教无论在宣教、社会地位、政府资源方面都被赋予绝对的优势和地位,并且神圣不可侵犯,其他宗教绝不可能和回教平起平坐。其二,回教融入了这个国家的政府机关文化基础。所有的官方系统操作、活动甚至日常管理,都无可避免的出现回教因子,而且只此一家,别无其他宗教的元素。


除此以外,一个典型的回教国,回教在教育方面也占据重要的地位。回教历史、回教教义是学生的必修科,宗教教学是正课的一部分。最终极的回教国,还会实行几百年前在回教圣城麦加实行的回教刑法。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在二十一世纪实行这种过失、刻板的回教刑法近乎残酷,并不符合现代人权观,兼之两性权益在回教刑法里严重不平衡,妇女在回教家庭法律、司法和政治制度下,几乎没有任何的地位。因此时常引人诟病。


如果以以上的标准来衡量马来西亚的回教国进程,我们会发觉一个令人乍舌的事实,那就是除了回教刑法,我国几乎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回教国。无论在教育、社会活动、政治等等,无一不被回教化元素渗透和攻占。这个事实,我想朝野双方在操弄回教国课题的时候,都不敢正面的把这个事实说出来。那是因为,今天马来西亚回教化程度之深,朝野都必须附上责任,谁都没有资格指责对方是婊子,都没有道德基础指责对方是出卖族群的傀儡。


要知道马来西亚独立的时候,英国世俗自由的风气在国内依然蔚然成风。那时候,穿戴头巾的回教徒妇女简直就是奇葩,上街的时候不被人投以奇怪的眼光才怪。但70年代敦马当政的时候,回教化元素开始在政府机关里实行,并且如病毒版快速的蔓延到教育、媒体、社团等领域。这是整个马来西亚世俗社会的转泪点。从此世俗元素不断退减,而宗教元素却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308大选过后,基于马来人成为指正中央的关键,回教课题更被双方多次利用,成为攻击敌人的把柄。


回教最为一个宗教,错误的被朝野双方利用,作为竞逐马来人选票的工具。朝野更彼此进行回教化竞争,看谁比较回教化,并自认这样就可以赢得更多马来人选民的青睐。更可笑的是双方几乎马不知脸长,却在那里互相指责对方是千古罪人。实则这种政治纷争实无助于捍卫马来西亚世俗国的地位。执政党如果要取信于人民,那么应该回归本位,扭转回教化的趋势,让教育回归世俗,让宗教回归自由,让社会往自由、开放的方向发展,塑造一个良性的法制社会。这样,反对党固然无法操弄回教化课题,更不惜更换方向,争取大多数人民的支持。这样的一个政治方向,才符合全民的利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