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敢怒敢言不是一个招牌

最近马华的党选,最热门的政治术语莫过于"敢怒敢言"。经历了308政治风暴,马华在国阵内愈发无力,在华社的心目中,更是远远不如行动党、公正党组成的民联政府。站在政治的角度来看,马华已经失去华裔选票基本盘,就算在混合区,也同样的没有任何的优势了。虽然马华是联盟的发起政党之一,更是国阵的第二大成员党(黄家定很喜欢说马华总会长是首相身边的左右护法之一,因为国阵或内阁开会时,马华总会长和副首相一定坐在首相隔壁),但是经历过了513事件(导致国阵的成立,马华不再是国阵内代表华人的唯一政党,新经济政策的发动让马华减少国家经济制定参与权,继而失去财政、工商部长)、茅草行动(执政党华裔领袖在茅草行动中被内安法令大逮捕送入甘文丁扣留营,从此内安法令的阴影也盖括执政党,无法置身其外)、烈火末熄(回教在政治中的比重呈何几数的增加)等等政治分水岭,马华的代表性,已经荡然无存了。对外无力回应华社的合理要求,对内面对友党的霸权更是一筹莫展。以上种种的原因,让马华的领袖开始思考转型。于是,敢怒敢言成为了各意欲逐鹿中原的领袖们的顺口溜。

说起敢怒敢言,在308大选之前,在马华里面那可是一个相对敏感的名词。所谓的敢怒敢言,更多时候带来的是贬义。敢怒敢言的人,往往被视为挑战总会长的智慧和权威(马华总会长往往都是最有智慧的。诚如冯镇安博士曾经说过的: "马华全体党员上下,没有一个可以取代林良实总会长的地位 – 言下之意,马华其他人都是没有智慧的),也被中央当权派视为坏孩子,所以往往在中委会里头孤军作战。翁诗杰就是一个不朽的例子。出任马青总团长6年当中,由于对马华各种各样不透明化的政策大大鞭策,当中既有张明添基金,马华黑金政治等等,而遭到总会长的排挤。不过翁诗杰可不是省油灯,他的道德勇气,为他凝聚了不少人心,在他面对重重难关的时候,正义凝聚起来的支持者,都是忠坚的,也是最坚强的后盾。很多人认为翁诗杰拥有许许多多的运气,因此才能在面对这么多暗流和风暴的时候顺利挨过。诸不知道他每一次都是险过剃头,不过当权派就是奈何不了他,因为支撑他的,是他对各种议题勇于表达敢于负责的作风。作为雪州马华为一在308大选幸存的国会议员,也证明了以上的论点,不过这次的胜利一点都不侥幸,一切都是平时累积下来的声望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

308大选海啸过后,马华终于为他几十年来的懦弱,付出了最大的代价。追根究底,马华作为一个政党,既不能在内阁为华裔争取突破现有的困境,在外也不能对各种议题给华社一个具体的交代,打败仗其实早就有迹可循。只是这次的代价比预期大很多。很多领袖于是就开始卸下"不求高调,只求成效"的外衣,换上"敢怒敢言"的新装。其实,这不过只是一种政治伎俩。 因为敢怒敢言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一种价值观。一个政治人物是不是敢怒敢言,并不单凭他在大众演讲的时候大声呐喊"要敢怒敢言",也不是即兴喊喊来博取掌声,而是体现在他的具体行为之上和个人从政的具体观念。那是一个长久性和有原则的作风,就如10多年来始终如一的翁诗杰。 一个好的政治领袖,不外乎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做人原则、 理念号召、 管理方法、 胸襟气度、 谋略判断、 品德见识、 统驭能力、 执法态度。做人原则被列为首要条件,因为那是一个政治人物的启蒙和政治观念的原点,也把一个搞政治的人,区分为政治家,或者是低级政棍的分水岭。敢怒敢言这一种作风,可以归类为做人原则内,所以那不是一个拿来呐喊,捞取政治资本的假面具。敢怒是为所有不平不公的事情发出正义的回响。敢言是对所谓不公不平的现象,给于深入地分析和提出解决和改进方案。一个杰出的政治家,提出建议的音调永远陪伴着批评的声音到来。肤浅的一味敢怒敢言,没的辱没了自己和所属的政党。刚刚过去的内安法令扣留事件,我们有否看到那些高喊敢怒敢言的马华中央领袖为所有扣留者争取释放呢?还是只是避重就轻的要求释放记者(而已)?马华中央领袖,也只有翁诗杰发言需要废除内安法令,和蔡细历高呼释放郭素芯和部落格狂人。其他的,只不过是借敢怒敢言作为一种骗取选票的粗糙手段,说的话没有论点,但就借敢怒敢言大做文章,就好像穿上国王的新衣,欺人欺己。敢怒敢言,还得敢做敢当。联邦直辖区马青发起的反寄居论签名,算是向阿末呛声的后继行动。签名行动有没有制衡的效用,这个倒是见仁见智。不过至少发起签名运动的马青仔敢于走出第一步,为华社挣回一口气 。值得赞许的事,发起人并没有因为内安法令的大逮捕而撤回抗议行动或倒转语锋而模糊了签名运动的焦点。这点值得我们给他们一个鼓掌。虽然签名运动不算很革命性的一个启发,不过这个一小步,以后可以是马华的一大步,来树立新风。

总挂而言,敢怒敢言不是一个宣传的点子或免死金牌,可以让政客盗取来度过危机。他应该是一种长久、持续的政治作风。刚刚改变作风的马华领袖们切莫低估人民的智慧。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谎言,终有被拆穿的一天。

2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这两天写得很勤哦,加油了!

Tze Howe, 9W2THO said...

already some time does not update my blog. u mean ??

haha, i see you, chin kok and unclee boo all are so keen to write things in blog ..

i am still new... any advice is much appreciated .